咨询电话
021-66316116(闸北)
021-64278447(徐汇)
021-50476382(浦东)
习琴杂记
学琴记——飞花飘过天外去
分享:
0
信息发布:发布时间:2015-12-12 18:39:382 浏览次数:
\

  初冬的一天,受某琴院老师的相邀,前去听古筝的培训课,之前也在学习西洋和民族乐器间踌躇了许久,到了琴院之后,竟然发现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在学习,孩子的小手在琴弦上勾挑抹踢,竟然如此的娴熟,倒是让我这个乐盲自愧不如。本想培养个兴趣,以琴会友,却没想和孩子们一起,如过江之鲫般去考级,这也是我最不愿做的事情。一直以为如果把自己由着性子喜欢做的事情变成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生活已让我陷进这种桎梏,我却不想再多上一层枷锁。老师也看出了我实在无意于此,于是匆忙唤住将要离去的我,“你再看看古琴吧”。“与古筝有区别吗?”“古筝是悦人,古琴是悦己,并且琴棋书画位列首位的就是古琴,古代文人修身养性必习古琴。孔子、苏东坡等人尤为抚琴高手。”我驻足了,为这文武七弦琴而转身了。  
 
  结缘【元音琴院】本不是刻意的寻求,只是某日午后前往大宁茶城喝茶,循着清灵细腻、柔和如歌的琴声,我寻了过去。曲径通幽处,一只体型很大的长毛玉兔静静的看着我,一点也不陌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廊下挂着两只鸟笼,一只鹩哥扑腾着翅膀很响亮的打了个呼哨(在以后来琴院的日子,我倒是一直戏称这只鸟为“阿飞”),推门而入,屋内三五个年轻人正围炉取暖,见有人进来很随意的招呼了句“来烤烤火,暖和一下吧”。询问后得知他们也是来学琴的。坐下取暖的间隙,环顾了一下屋内,整个琴院布置得古色古香,水仙袅袅婷婷,锦鲤悠然自得,几盆巨大的兰花,大概是吸取了琴声的灵性,养的葱绿欲滴。案上摆放了些线装本,随手翻阅了一本,是些犹如天书的琴谱。此时身后传来天籁般的声音,如泣如诉,寻音望去,却见一青年男子如墨的长发,披散至腰际,剑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在抚琴,自然是位才子。我顿感穿越了。这种场景却是我处处寻觅的,没成想在此却不经意的邂逅。
 
  喻姐是一位面若桃花,娥眉淡扫,举止娴雅的美丽女子,她是琴院的工作人员。在她的介绍下得知,刚才在抚琴,让我有穿越感的男子原来是高欣老师,翻阅了资料,听了高老师改编的吉他版【酒狂】后,我叹服了。高孤傲的气质,太吻合【酒狂】的境界了,只有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这种孤傲,才会把一首琴曲演绎得如此唯美,喻姐又介绍了其他几位老师,厨艺琴艺俱佳的顾老师,习琴二十余年的张老师,刚加盟的王老师,还有胡馆长,问我想跟谁学?我回答道随意吧,师生也是缘分,我很珍惜的,对于音乐,我天资愚钝,别把老师气着了,找一个严厉些的就是了。
 
  初见张达老师,我居然不肯相信他就是我的老师,之前也有看过介绍,张老师曾是天涯【比兴诗词】版主---寥天,是位才子。对于才子,我是相当的待见和欣赏,更何况寥天兄也是天涯同道中人。此刻,他蜷缩在椅子上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机,琴院内就是再吵闹,也与他无关,我上前打了个招呼,他抬起头目光迷离的斜眼看了我一下,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了我,头又低沉了下去。我讪讪的在边上站着,心里直犯怵,这整个一大男孩嘛,能行吗?可是我错了,寥天一坐在琴边,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灵动的手指在琴炫上滑动勾挑抹踢,一曲古朴苍劲的【离骚】,悲愁交加豪放自如。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怎能奏得出如此天籁空灵的声音,我彻底折服了。更崩溃的还在后面,寥天兄果然是个严厉的老师,上他的课必须全神贯注。他是个极简的人,话从不说两遍,有时课上一个指法演示了多遍后,我还是一脸茫然,口中却不肯承认自己没有用心听时,他彻底无语了,遇到我这等愚钝顽劣的学生,寥天兄估计也很崩溃和无奈。处于学琴瓶颈时,我曾一度想放弃了,“你不用把它想象得多么高深,这不是技术活,是熟练工”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从寥天兄冷冷的口中蹦出来,心里在痛诉老师的冷血,狂练几百遍的结果,就是我可以像模像样的弹奏几首曲子了。欣喜若狂的同时,也觉得老师也不是那么冷漠了。无意中曾听他说起,他喜欢吃爆米花,脑海里浮现出冷冷的冬日里,一个小男孩把爆米花揣得两个口袋里满满的羞涩的模样,对老师的印象忽然间有了烟火气,不那么冰冷苍白了。大概我们同为一代人,童年时都有着相同的爆米花情结。
 
  古琴的指法很多,最基本的无外乎勾挑抹踢劈,窃以为在这些指法中,擘是气场最大的,如果要用一个指法形容馆主,只有擘最适合。
 
  馆主姓胡,山西人、五十开外、性情中人、儒雅而大气。胡馆主原是某音乐学院的老师,教了多年之后,某天忽然不想教了,辗转上海从商。才子加儒商的经营之道,自然是比不过那些善于钻营唯利是图的商海老手,没多久把店盘掉后又重操旧业,在此开设了【元音琴院】,言传身教。遇上我等愚钝之徒,更是手把手的教。倾囊相授,无丝毫懈怠。不端不装,根本没有馆主的架子。课余闲暇时分,围桌而坐,胡馆主拿出年份很久的普洱,招呼学生品茶,一点也不吝啬。我向他问起琴学,他对于馆中的古琴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这把是马琴,镇馆之宝,有人出高价没舍得卖,这好琴与人是讲究缘分,得之不易,好琴也是有灵性的。那几把是马监琴,汉风系列… … ”有德之人,琴艺自然不会差,胡馆主极喜爱【流水】这首琴曲,有一回特地在马琴上演绎了此曲。高超的琴艺与名琴相和,忽而潺潺如小溪,忽而奔腾如大河,听者犹如身临其境,弹者如痴似醉。高山流水觅知音,馆主的知音应该是听得懂这首琴曲之人吧。 
 
  他们说,古琴是孤独与不合群的避世者,他们还说,弹琴要弹出食欲与性欲。我却说,真正为自己弹得又有几个,真正听得懂自己的又有几人,忽然想到一首古诗:
五音六律自在啼
夜凉如水缥缁衣
闲来琴弦弄几许
飞花飘过天外去
  我只是想,孤独的时候能为自己弹一曲。
 
课程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