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21-66316116(闸北)
021-64278447(徐汇)
021-50476382(浦东)
习琴杂记
聚云社隅记:风弄行云点点轻
分享:
0
信息发布:发布时间:2016-03-12 16:47:052 浏览次数:
榮府梅园,百年的梅林里满树的梅花开的正浓烈,单瓣的多瓣的,一团团一簇簇雪白粉红尽相吐蕊,掩映着树下的人影斑斓。不远处,假山旁的空地上,和这梅花有着同一色系浓妆艳抹的大妈们,伴着放在地上的广场舞必备神器里播放的歌曲,正扭着肥硕的腰肢,欢快的扬手踢腿,一脸的陶醉。“巴扎嘿……”一抖手一跺脚,惊落一地飞雪残红。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工作日的早晨,此刻,我背着箫,就站在这片梅林里,一棵雪白的五瓣梅树下,仔细的端祥着一只蜂和一朵花缠绵悱恻。和这满园旖旎相比,琴院里的那几棵梅树略显得有些形单影只,在那春寒料峭里暗香浮动却也毫不逊色,无论是午后还是深夜,暗香疏影中,气定神闲吹上一曲更是件养心的事情。
 
我还是沒有打开包着那根紫竹的包,在喧闹的人群中吹奏,无关心情,纵然有那满树的梅花相伴,终是不适合。
辗转东林书院,竟是让我意外不已。已是午后,诺大的园子里游客只有我一人,千年前读书讲学的地方,书声朗朗已消失殆尽,唯有这满院的静谧了。一只年轻的花猫,慵懒的在白墙黑瓦砌成的围墙边,侧卧着,摆出一个妖娆的姿态晒太阳,丝毫不理我的打扰,兀自享受着春光灿烂的美好。另一只年岁稍长的狸猫,则蹲守在侧门前的石墩上瞪大了那双黄色的猫眼,警惕的留意着我的一举一动,那石墩上应有一对石狮吧,岁月流转中,已不知去向何处,乍一看,这狸猫还真如那石狮般威风凛凛,它俨然也把自己当成了那石像,当我刚掏出手机立存此照时,它“喵”的长叫一声,落荒而逃。
 
静,太安静了,静的我不忍心再将箫取出吹奏,总怕这呜咽的箫声,将这园子里淹没东林人的一池春水吹皱。千年前,或许也是同样的一个春日的午后,小憩后的杨时闲庭信步,也被这安静醉倒,手捻长须,吟咏着
“雨余残日照窗明,风弄行云点点轻”,转身移步案前,提笔写下。书写?用毛笔书写!哦,我也沉醉于这片安静,忘了是来东林看匾额和楹联。
 
快乐这件事情,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关乎心情。几张信手拍得书院里千百年前东林人墨迹的照片传送到聚云社微群里,已经搅乱了那池死气沉沉,点燃了所有人的骚动。“我是屏住呼吸看的,真美”晓芸兴奋的惊叫。是的,黑白二色已经驻扎在我们的身体,占据了两年时间,你我已经习惯了那安静的书写,习惯了琴院每周日晚7点9点的交流和临摹,习惯了温润如玉的钱师伉俪,习惯了外出时,看到书法艺术就会驻足欣赏,习惯了柔软的毛笔饱蘸墨汁后,在苍白的宣纸上行走的沙沙声,和墨汁散发的微臭的味道。
 
3天前
 
这是新年后第一个寻常的上课日,晚上7点,钱师伉俪准时的出现在琴院的门口。窗外,春雨潇潇,钱师今晚的画风似乎有些变化,可是却一直看不出是哪里变了,我只能归结于他那一头墨发有些长了,显得整个人有点憔悴。“我们开始吧”钱师的指令发出。
 
“头牌艳,你是临谁的帖?《圣教序》?好,王羲之体”
“三娘,你呢?”“《龙门十二帖》魏碑,我先试试看写”三娘回道。
 
“钱师,我还是临颜楷《多宝塔》吧,我走的太快了基础不牢,还是先打基础吧,咳咳……”娘娘同学笑着说“你确实有点快了,行,打回去重新来过吧,返工时候注意观察字的细节了”钱师说。
 
“晓云呢?”钱师问。
 
“我仍旧临惠坚禅师的《造化》,行楷,我去年临的字太硬了,这次尽量临的软些”纤瘦的晓芸回答道。如果说从字如其人来看,文弱的晓云无论如何也不会和硬朗挂钩,或许另一面的她是个女汉子。
 
字,可以直接暴露每个書写者真实的内心世界,无论你如何掩饰,这真是一个让我感到百思不解又奇妙万分的事情。
 
“蓝班长,你临颜真卿的《东方朔画赞》要注意了,你现在写的细节太多了,要放弃一些东西,字的架构因为你练的多所以记得,现在开始,你必须学会放弃。”
 
这简直是太残忍了,我花了大量的精力时间去学习细节,现在却要我放弃……
 
“小池不错啊,褚隨良的字挺适合你的风格,多读多临帖总会找到你想找的东西”钱师欣慰的喘了口气。
 
除了几位告假的同学,一共来了6位上课,临6本不同的帖。钱师的画风转变太快了,刚教完粗壮的颜体,转身就是秀美的褚字和飘逸的王字,更有甚者是那需要用力量书写的鬼斧神工的魏碑……
 
儒雅的钱师终于凌乱了,“有吃的哇?没力气写了”“阿碧今天晚上蒸了肉包子带给琴院了,我去看看还有哇”我回道。“我不吃肉馅光吃皮行哇”钱师说完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了。
 
“肉馅我来”三娘眼放亮光大叫道,估计也是写累了。
八仙桌上,一堆卖相也很凌乱的包子横躺在袋子里,有几个已经皮肉分离了,“你们拿去吃吧,写字累人”胡大大深情款款地最后看了看这余温尚存的包子“挺香的”他说。
 
满屋的包子香,拎到教室里的包子几分钟内已不见了踪迹,写字真是堪比体力活。
 
“我可是一个都没尝过呢,就都被你拎走了”课后,胡大大遗憾的说“你倒是给我留一个呀”。
 
30天前
 
夜有点深了,很冷,有些彻骨的寒冷,因为窗外已飘起了雪,天气预报只是报了有雨,并没有报有雪,雨夹雪的滋味让体感又潮湿又冰冷,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天气,除了傲立在琴院门口的那几株含苞待放的梅。
 
钱师给大家示范写的墨迹还未干,摊开在地上晾着,钱师母身体有些不适,临下课时钱师扔给了我一句“可能以后你会比我写的好,这不是写作量的问题,更不是时间的问题,关乎心情”后,俩人匆匆离开了。
 
这对我是一个无解的答案,难道钱师又从我的字里看出了什么?
 
三娘喘着粗气坐着,看上去很疲惫,镜片后的眼神,呆滞而空洞的看着前几日刚贴在墙上2016腊八雅集的作品。那是一张四尺整张的纸,微微泛黄的宣纸上,临募的是惠坚禅师的《造化》碑帖中我认为是最经典的一段文“死生者昼夜之道也若气之聚云之散寒暑之运行……”,聚云社名字的由来,也是来自于这段话。
 
这是我的作品,紧挨着门。教室里展示同学们每次雅集作品最醒目观感最好的位置,还是被头牌艳霸气的占据着。我曾屡次试图攻占艳的堡垒,并曾放言以书写量取胜,却久攻不下这个高地。低调的头牌艳始终盘据在这块风水宝地上,阴险的窃喜。我不得不怀疑我的练习方法有问题了,因为我至今还未找到钱师要求我书写的时候要“气沉丹田”的感觉,这略微让我有些沮丧。
 
门开了,去帮大家洗笔的晓云和小池进来了,手里握着一把刚洗完的笔。洗笔时,刺骨的冷水将二人的手指激的通红略带僵硬。“冷死了,鼻涕水也冻下来了”小池吸了下鼻子。开门时,夹带着吹进的冷风。阴潮的空气让贴作品用的塑料胶带有些受潮,随着开门的风,作品的一角脱落下来软软的耷拉着,有点像三娘头上的头发,软耷耷油腻腻的挂在额头上,我说他是没洗头,他辨称是刚出去吸根烟被雨淋湿的。
 
刚上完课,三娘课上练习写的纸随意丢弃在教室里的废纸蒌中。
 
“哎,你写的作业怎么都扔了,不留着自己以后看看?”小池瞅了眼废纸蒌。
 
“不要了,写的太烂,沒心情写”三娘闷闷的说。“工作太忙了,老加班,太累人了,不是为了生存,我都想辞职”。
 
“你刚复课,还没进入状态,别急呀”小池赶紧安慰道。
 
“你别又气又急再把别一只手写废了”我揶揄了句。前些日子,三娘告假停课,说是用力过猛把右手肩膀写的抬不起来。
 
“哎呀呀,我哪有好心情,老板和业主像讨债的盯着屁股后面”三娘叫苦不迭。
 
晓云看了看耷拉下来的我的作品“我们爬上去把它贴好吧,这惨状有点像被贴大字报了,内容还是死生者……,太凄惨了,影响心情”。
 
“怦……”门锁上了,大家回了。
 
黑暗的空无一人的教室里,透进廊下暖色的灯光,雪白的墙壁上,“哗”的一声,那张刚被贴好的宣纸,又无力的落了下来。
 
5个月前
 
我着了件黑色的镶着银边的黑色旗袍,旗袍是刚定制的,挺合身。站在琴院里摆放着的八仙桌旁,一只手执着化妆镜,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唇膏对着镜细细涂抹着,这支雪奈尔的经典大红色唇膏,是我特地挑选的,为这身凝重增加些艳丽。
 
对,沒错,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中秋书法雅集的日子,是聚云社首次同学作品展的日子,是同学们苦临了几月颜鲁公《多宝塔》后展出的日子,怎能不盛装出席。
 
已是晚秋了,天气却还有些燥热,旗袍的领口略紧,我有些出汗了,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的长。
 
时间尚早,离雅集开始还有2小时,人已经陆续多了起来,头牌艳抱着一包宣纸迈着碎步走了进来,平日里低调的她也居然抹上了烈焰红唇,人精神多了。小荏清左手缠着纱布,右手挟着作品和有明星范的大猫同学结伴而来。荏清同学一直深信有个不可思议的偏方,能治愈让她烦恼不已的鼻炎,就是在左手的某个部位割上一刀,并且把这个秘方强烈推荐给有同样烦恼的钱师。让人厥倒的是她真的对自己的左手下手了,并且是在即将交付作品的日子里……
 
青石板地砖上,满满当当的铺着参展的作品,十几张整四尺的宣纸作品,连走动也有些困难了。收获是满满的,钱师不时的能在展品中找到成长的惊喜。馆内练琴的琴友停了下来,就着胡大大时不时发出的“太牛了”惊叹声和钱师眉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索性俯首欣赏起来。
 
狗狗有些醉了,好日子怎可无酒,诗书字画本就是风雅之物,怎可无酒相伴?更何况是文人,野草的文人一定是好酒的,哪管这酒量如何。几大杯米酒下肚,话已经说不利落,那个杯确实有些大,是平日里用来喝白开水的杯。
 
酒气逼人的她看上去十足一个酒鬼,舌头打着卷,一步三摇地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她曾经一日临了6遍颜公《多宝塔》那段“情尘虽难性海无漏定养圣胎染生迷觳……”后,忽然有些感悟,是一些在读其他书时无法得到的感悟。豁然泪流满面地问我,你知道吗?颜公在写多宝塔时年岁与我们相仿,他在干嘛?他在想什么?哦,文人敏感而大条的神经真的有时让人很崩溃。
 
飘着桂花香和米酒香的空气中,传来擅唱昆曲的钱师伉俪咿咿呀呀的昆曲腔调,钱师母吹笛伴奏,钱师开嗓。钱师的声调应是旦角的声腔,听着也让人心里糯糯软软的。唱的应该是贵妃醉酒吧,否则怎能让跌坐在青石地砖上狗狗醉眼迷离,意乱神怡?
 
夜深了,曲终了,人却未散。
 
一年之前
 
琴院的露天晒台上,假山前的喷水池里,一朵朵粉色的睡莲,正娇羞的假寐,从水池底部水管里喷出的水流高高的扬起头后,望了眼天上皎洁的月,又迫不及待的潜入了水池,那儿,几条小鱼儿正等着与它嬉戏呢。
 
盛夏的夜晚,日间暑气还未消退,怕热的早已躲进空调房纳起了凉,晒台水池这块方寸之地却一直是纳凉的好去处,舞剑弄枪打打太极,吹箫练琴唱唱小曲,心静自然凉。
 
水池边上,空地上,温柔细腻的钱师母正在迈着碎步袅袅婷婷练习昆曲,最是那一个低头巧目顾盼,眼波流动,都能让这一池的鱼儿羞的钻到池底下去。
 
钱师和在水池边练习身段的钱师母招呼了声后,就一头扎进了早已将空调打开的清凉世界里,钱师好像特别怕热。
 
教室里,早来的三娘已经熟门熟路摊开了纸笔照着字帖临了起来,连钱师的招呼声也来不及回复“赶作业呢”,推了推汗津津的脸上快要掉下来的镜框。小荏清背对着大家,在角落里念念有词好一会儿后,转身歉意的解释“我在帮家人诵经祈福呢,每天十遍,今天太忙了沒念完”说完递上写好的作业请钱师指导。钱师环顾了下众人“哎,老胡呢,好久不见他来写字了,别光顾着炒股票,也要放松下嘛!快去请他来。”  
 
好一会儿,胡大大才推门而入“啊哈哈,大家写的太漂亮了,我都不敢加入,怕拉低整体颜值水平”。胡大大笑咪咪的,腮帮上的胡须剃的很干净利落,显得人很精神。今晚上的心情不错,今天股市大盘沪深指数双双飘红,他的脸色也如这盘面一样泛着红光。
 
“来来来,老胡,别光顾着赚钱,也要放松放松下,写写字”钱师见到胡大大来了,眉开眼笑。
 
“我是被他们这些牛人吓着了,自从上个月蓝眼睛有天晚上像是突然开窍了写出心静如水那4个字后,我简直不能想象她能写出这么好的字。我原来还一直笑话她写的那么烂,我随便写写就超过她了,这咋就忽然有天壤之别了呢?啧啧啧,无法想象”气场強大的胡大大一来,安静的教室顿时热闹起来。
 
“胡大大在为他的不写字找借口呢。”受到胡大大的吹捧,内心其实非常受用的我故作淡定地笑着回了他。天道酬勤呐,我可真是花了不少精力,扔掉了多少鬼画符,才出品了那“心静如水”稍微看的顺眼。嗯,唬他一个,不能让他知道。
 
胡大大翻开《多宝塔》,看了半天也未动笔,“都是难写的字啊,你们说说,这古人咋就写的那么好,现在人咋就退化了呢?”
 
“古人都是用毛笔写字,再说那时候生活节奏哪来那么快,访个友坐个马车还要走十天半月的,现代人都太急了,来来,我们别急,写字就是让我们慢下来放轻松的,才能欣赏到你忽略掉的美。”钱师循循善诱。
 
“给你写个什么字呢?让我想想”。
 
老空调工作的有些累了,“嗤”的一声,停下来喘了口气,教室里更安静了,静的似乎可以听到十几支毛笔在宣纸上行走的脚步声。
 
胡大大安静的坐着,心静如水,左手趴在桌面上,右手悬着腕,一笔一画地临着刚才钱师为他写的来自《多宝塔》中的几个字“日赐钱五十万”。
 
日赐钱五十万,这真是副好的字。
 
18个月前
 
头牌艳气定神闲的坐在我的左侧,她一手悬腕执笔,另一手则叉在腰上,或是扶着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一笔一画的在刷她的字,她称写字为刷字,细想,也有几分道理,刚入钱师门下练习书法,连支笔都握不稳,只有把它当刷子使唤了。
 
“嗯,功架不错,挺放松的”钱师看了看她刷的笔画。“注意下运笔节奏和呼吸”。
 
头牌艳一脸茫然的看着钱师“我一直在呼吸呀,不呼吸不是要斃死的哇”。
 
钱师哭笑不得,头牌艳感到有些窘,环顾了下左右,狗狗与三娘正一笔一画趴着桌上刷笔画,我正在纠结那一撇的尾巴是否拖的太长。“无知者无畏,还好沒被人听到”她暗暗松了口气。
 
“每个字,每一笔,都是有呼吸的,都是在运动着的,比如说写这一个笔划,点,就有三个节奏,就像打太极,看着纹丝不动,实际上却是静中有动,虚中有实,哎,打太极你总见到过吧?”钱师问道。
 
看着呆若木鸡的头牌艳,心直口快的狗狗实在忍不住了,停下了手中的笔“实在不会打太极,干脆去看看电影叶问,看看叶宗师咋教弟子打咏春……”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叶宗师对弟子如是说。
 
2年前
 
琴院院子里的腊梅花开了,腊黄色的一朵朵挂在枝头,星星点点。
 
我问站在腊梅树旁赏梅的胡大大“我们什么时候开写字课呀?我的装备可是早就全都备齐了。”
 
“等钱师身体痊愈吧,就算只有你我两人,我们也开始写,有些事情,趁年轻还有激情,不要再等了”。
 
冬日的正午,此时阳光正好。
 
丙申年春写于聚云社2周年之际
 
 
作者:阿克苏的蓝眼睛,元音琴院学员,聚云社书法班班长,“聚云社”缘起于元音琴院周日的书法班,数名书法爱好者从书法班开班日起,便跟随钱保纲老师习字,一是爱好,二是投趣,三是相互激励中进步明显,于是,这个书法班的队伍日渐壮大,索性成立了“聚云社”。本文文章记录了聚云社书法班习字的点点滴滴,虽都是日常却能看到每个人的投入感和成长的部分,在此,也欢迎更多的书法爱好者加入“聚云社”社团。







 
课程在线咨询